趙治德 Samuel Chao

每次提到敬拜,我就會想到音樂絕對不是敬拜,身為一個音樂敬拜團的團員,我們很容易受到試探以音樂取代對神敬拜的心,以為唱完一首歌就是敬拜,以為帶大家唱歌就是帶敬拜;所以我會不斷的提醒自己生命才是敬拜,我的心或我生活的一舉一動,都將證明我是或不是一個好的敬拜者。有一次我告訴我所帶領的敬拜團員們,身為樂團的團員,我們擁有一個舞台,就在台上,而身為一個敬拜者,我們最主要的舞台,則是在學校,在工作場合,在家裡,甚至是獨自一人在房間裡的時候,在這些真正而主要的舞台上,我要好好的來敬拜祂。